看完《我不是药神》,我记住了这个名字。 作者:骑士影院发布于:2018-07-12浏览量:1

  根据猫眼实时票房,截止7月9日14时52分,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已经突破14亿。与此同时,豆瓣9.0居高不下,妥妥的,口碑与票房齐飞。如此火爆的背后,不仅仅是因为它替国人发了声,也归功于影片中一个个演技过硬的演员。“山争哥哥”、周一围、王传君自不必说,还有一个人的名字,也值得被大家记住——王砚辉。片中,他饰演假药贩子张长林。这个角色,真的很招人恨。卖假药,赚黑钱,丝毫不把人命当回事儿,被程勇他们抓了现行,没有半分反省的意思,居然反过来威胁他让出仿制药代理权。代理权到他手里,原本五千一瓶的药轰然涨到两万,张长林再一次惹了众怒。即便沦落到四处被通缉的下场,他还是厚颜无耻地找上程勇,准备拿上一大笔钱跑路。围绕他的,从头到尾都只是钱,为了钱,他可以不择手段,出卖良心,出卖灵魂。唯一出乎意料的,是他被抓获之后,居然说到做到,一次都没有提及过程勇和仿制药的事情。坏,坏得油腻,偶然闪现的那么一丝好,也不掺杂半分做作。不得不说,这个人物,被演绎得很鲜活。说实话,最初在演员表看到王砚辉的名字,厂长既兴奋又心疼。兴奋的是,他确实配得上一部“年度最佳”。这里必须要提及一部电影《烈日灼心》。在当年的金爵奖颁奖礼上,该片斩获最佳导演、最佳男主角,一举成就了邓超、郭涛、段奕宏三位影帝。而事实上,不少网友还在影片中提名了第四位影帝,正是王砚辉,他出现在影片末尾的那段刑讯录像中。没错,就是那个身穿囚服的犯人。反正厂长瞅这段的时候,根本没往什么表演上想,就以为那是一段现实杀人犯的录像。灭门惨案这样丧心病狂的罪行,谈起来竟是那么平淡的语气,跟聊天一样冒出一句“没办法,就把他们整死掉了”......看得人不寒而栗。警察问“你后来没找他们”,他跟个老狐狸似的,笑了笑,又摇了摇头,“不找”。关于为啥不找,分析起来又头头是道,一股子游走在法网之外的刁钻,恨得人牙痒痒。这语气,这小表情、小动作,简直像极了杀人犯,瞬间回到那些年看法制节目的感觉。要不是后来看到网友评论,我还蒙在鼓里呢!即便是这样,还是有网友不死心,“请公安干警们好好查查,我不相信演戏能演到这种境界”心疼的是,因为这张太像坏人的脸,我已经记不得他演过多少次坏人了。最早的《光荣的愤怒》,跟“达康书记”搭戏,饰演无法无天的村长熊老三。《李米的猜想》,诱使王宝强饰演的裘水天跟他一起运毒,接着又绑架了周迅饰演的李米。《心花路放》里,带头围攻徐峥、黄渤饰演角色的黑老大,一句“你还年轻,千万不要走到犯罪的道路上”出口,快把我笑死了。包括前不久的《幕后玩家》,他还饰演了贪婪凶狠的唐万元。在这部几乎全是坏人的电影里,他坏的令人印象深刻。除了钱,没有任何因素可以左右他的判断,不管是谁,挡他财路就是死,手起刀落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。冷酷,无情,坏出了新高度。哎呀呀,活生生把王砚辉逼成了“坏人专业户”。其实咱们王老师是云南话剧团的一枚资深演员,从云南艺术学院毕业以后,就直接进了云南省话剧团。当时年轻,碍于云南偏僻闭塞的环境,闯不出什么名堂,一颗心直想往外闯。没过几年,他就转战北京电影学院进修。一直在北京漂了5年,凭借着一股子爱琢磨、爱钻的劲头,许多他参演的话剧电影都在学院里引起轰动。很多导演找到他,希望可以跟他合作。机会摆在眼前,王砚辉内心尽管很感激,但他当时并未确定好自己的想法,一一婉拒之后,他再次回到了云南省话剧团。直到曹保平到云南选演员,一眼选中了他。突然接到这个角色,王砚辉更多的是忐忑。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演下来,也不敢把话说死,只是先说试一下,看看最后合不合适。回去之后琢磨了一晚上,一头雾水,结果第二天去剧团的路上,遇到红灯,突然一下子顿悟了。那一年,无背景无名气的他,就这样凭借出众的表演,一举摘得华语传媒大奖最佳男配角。之后,一部又一部戏纷至沓来。尽管大多数都是打酱油的角色,戏份少的可怜,他却有本事让人过目不忘。如他所言,就算是打酱油,“每一滴酱油都特别鲜”。这么多年来,他的身上还是没有太多圈内人的影子。不爱说话,不擅长主动跟别人打交道,更不喜欢被太多功利的东西牵绊,只喜欢安安静静地留在话剧舞台上。不看重名气的同时,也不在乎什么所谓的大发展、大制作。“我到这个岁数对名利这些无所谓了,能吃饱饭了,房子也买了,孩子上学也够了。”比起能不能当主角,有没有更多的戏份,他尤其挺爱那种只一两分钟便秒杀一切的感觉。只要角色出彩,演得痛快,什么都无所谓。“火不火我不管,一定要有好作品,电影好看演得舒服,过程完了以后不管了。”嗯,“火不火我不管,一定要有好作品。”敢说出这样的话来,我不相信这样的演员不会火,他们的价值,几千几万个流量也换不来。也只有他们,才真正担得起“演员”两个字。

暂无回复
提示:[注册] / [登入] 之后才能回复。
回复:楼主